9/01/2012

It's not the end


回台灣超過一週,我才開始著手整理這趟四十五天的菲律賓之旅。

馬尼拉:
我的菲律賓想像,是藍藍的天空與清澈海洋的海島印象,對於馬尼拉生活像是街道與商店的想像,則是以台北作為模子,在加上歐美先進的元素所建立出的想像馬尼拉,可能也因為寂寞星球上以亞洲明珠來稱這座大城,直到我到達菲律賓馬尼拉國際機場,這樣的想像我堅信不疑。
雖然馬尼拉不如想像,但作為菲律賓的首都卻一點也不遜色,市中心有西班牙人留下來的古都城牆與舊教堂,是歷史所留下的痛,同時卻也那樣富麗堂皇。市中心的大馬路很有首都的氣魄,儘管路上總是擠滿著車子。
在菲律賓的四十五天中,我總去了馬尼拉八次,扣掉前兩天剛到馬尼拉以及最後一天前往機場那天不算外,實際上在馬尼拉當觀光客只有五天,這五天中有三天是順手起背包,搭上前往市區的巴士照著觀光局的免費地圖以及照著Google map自繪的簡易地圖,到現在我仍覺得自己攜著自繪地圖到馬尼拉,是我二十年以來做過最勇敢的事。

關於計畫:
再前往菲律賓之前,我對於計畫內容只有初步的了解,只知道這是關於文化交流、互動的計畫。為期六週的計畫,但實際上我並沒有六週都扎扎實實的完成所謂文化交流所該做的事,一開始預到了一週考試週,之後又因連日連夜下不停的季風雨放了四天假,最後一週則是另外一次的考試週。我在裡我想我告訴他們的並不多,但至少他們知道台灣說中文(Mandarin Chinese)而不是台語(Taiwanese);至少他們知道我們的政府不是北京政府,知道我不住在台灣特別行政區而是台灣,知道Chinese Taipei的Chinese不是指中國的意思(但外國人看就是中國台北,這在討論上也有難度);但同時他們也知道我們跟中國分享著同樣的語言(儘管用字和語法不完全相同),也過著喜氣洋洋紅通通的中國新年,也知道那廣大的中國歷史洪流中,對於台灣的影響力不容小覷。(這是我最難解釋清楚的部分,口口聲聲說我們不一樣,但我們卻學了幾千年的相同歷史,這部分要釐清真有點難度)。
我在菲律賓布拉干省St. Francis這間學校,發現台灣與菲律賓,兩地搭上飛機一個半小時就能到達的地方,我們對彼此的瞭解少之又少。台灣,是一個他們有些親朋好友工作的地方。

people I meet there, Friends I meet there.
在台灣第二週,我想念我在那裡相遇的人。
我在菲律賓的四十五天中,對於人從小小的期待慢慢轉為很大的期待。我曾經說四十五天可能無法順利交到朋友,因為相處的日子太短,但之後我發現因為相處的時間短,我懂得在短時間內付出真心,每一句問好寒暄、每一次的關心都會獲得一段友誼,藏在腦海中的一段美好回憶。
朋有這種有感情連繫的關係,那關係像是刻在心頭上的一個小印記,一個印記可能在你孤身一人時、在你被朋友聚餐相談甚歡時,讓你想到曾經在異地有著與你一起嘻笑一起玩樂的朋友,那天的我們,有著孩子般的天真笑容。
離開那裡我感到難過,離開那些好不容易交成的朋友,最多只知道在未來的某天我們可能會相遇,可能是我下次做為一個朋友登門拜訪的時候,以一個曾經在他們記憶中短暫出現的外國朋友的身分。(我也期待有一天,他們能來台灣,拜訪我熟悉的地方)。

一個半月,六個星期又三天很短,而我在這裡遇到了我的外國朋友。他們讓我想再訪一次菲律賓,我想再見到他們,一個簡單的hi,一個相見的擁抱。
我不敢說我在菲律賓住了四十五天又能對這個新地方的了解提升多少,但我遇到了很多美好的人與事,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8/22/2012

八月十八 第四十四天 Biak na bato National Park- with Mark



before we headed to national park. we just got up !
還記得畢業旅行互相丟枕頭那幼稚年少,六點多,兩個枕頭砸在臉上,是馬克。多久沒有和人用枕頭玩耍,那種多是發生在電視電影裡青春歡樂的故事情節,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多久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天晚上以及十八日的早晨,是一個值得令人回憶的平凡回憶。
在菲律賓的最後一天,就是完成計畫上的最後一項──布拉干省的國家公園探訪。
Biak na bato國家公園,是在菲律賓的最後一天的行程,如果說為甚麼想去,實在是因為上周連續三天去馬尼拉當觀光客,對於搖晃的巴士、擁擠的捷運車廂,這類會殆盡體力的差事,應該不宜在即將早起返台的前一天進行。
雖然很早說好要去國家公園,但上次禮拜三因為連續地下雨,而延後幾天,本該是個大晴天,但星期六一早是多雲的陰天。
我們計畫去國家公園,但卻不知道細節,我們知道做車到Samigel,但不知道下了車該如是好,為了清楚知道安排路線,又延遲出發時間。(還有一部分原因,為了早一件外出的褲子,找了很久還找不到。)
坐上吉普尼前往Samigel,四十披索的路成果然不容小覷,如果二十披索是半小時的路程,四十披索就是搖晃在馬路上狂奔向前行還要花一小時的時間。
在即將前往的目的地,對於布拉干省的國家公園,其實網路資料非常有限,同時有限的資料內,又少有部分是菲律賓文的資料,一些出於外國遊記與官方資料,想要細節?那可要自己走一遭。有限的資料,以及馬克沒有到國家公園拜訪果的經驗,想必問問當地人是必要的(其實馬克也是當地人)。好加在在搖搖晃晃的吉普尼車上,遇到了一位好心的中年婦女,他領著我們搭了三輪車,讓我們以三百披索的低價遊了一趟國家公園(網路上三輪車加導覽費用是四百五十披索)。
如果說這也是一趟搖搖晃晃的小旅行也不為過,下了吉普尼(買了些小點心餅乾,感覺就是兒時的戶外教學),換搭三輪車走著小路,轟隆轟隆-轟隆轟隆-匡啷匡啷-匡啷匡啷-直線加速,遇路口減速滑行,然後就到了Biak na bato National Park 

這國家公園很有熱帶叢林的感覺,石階能領著我們環繞整個山,能領我們到山洞、到小溪。聽說這山洞別具有一段菲律賓獨立的歷史,有民族英雄留下的故事,但我們的嚮導似乎只負責帶領我們到公園每個角落,那些歷史故事,就留給我們自己上網搜尋,找書找資訊吧。
這裡的小溪,水很涼,對於正值雨季的八月,似乎不是一個玩水的好時機。對於我而言,在這趟菲律賓之旅中,我對於所有的事情都以嘗試為第一優先,所以就算天氣微涼,泡泡水,玩玩水,享受山中在小溪戲水的清閒與自在。
have fun in the river :D
這山間叢林,草叢泥濘之間都藏著螺類,那種有漂亮的紋路的螺類,馬克看到幾個撿幾個,真像個大孩子,在收集地來自大自然的紀念品一樣(雖然這樣的舉動好像遊走在法律邊緣)。
我們先行跟著導遊晃了一圈公園(導由就是當地的地陪。公園其實並不大,儘管地圖讓我產生這是一個野外大叢林的感覺),又吃了點心餅乾,時間還早,還不到中午十二點,作為兩個大孩子,我們又跑回山洞旁的溪旁玩水,泡在水裡面,手腳跟著流動的溪在水中搖曳。
我們泡在水裡,說著Biak na boto 是個漂亮的地方,是個適合放鬆的地方,是個夏天值得一去的好地方,那是我們相處的最後一天。
忘了說這天感覺很長,之後又到Walter mart逛逛買個糖果麵包,順便買個一盒十二裝的甜甜圈當作一個回禮,謝謝Clemente家庭的關心,以及叨擾幾次的謝禮。在家裡,看了兩部電影-超級戰艦和饑餓遊戲,沒有字幕的電影我真的會漏掉很多劇情,因為我完全不知道那些槍砲戰艦的名字,更別說那涉及外星人的故事了。忘了說,馬克有著過於情緒化的女友,連在商場的肯德基都把握點餐只有我與她獨處的時間,質問我,感覺我這個外國壞人霸占了他倆獨處的週末假期。很不幸的是,我竟然在最後一天必須和這個我只見過兩次面的女朋友,分享我在菲律賓最後與新朋有的相處時光,感性的時間都不感性了,眼淚在眼睛打轉,但分離的難過眼淚卻怎麼也掉不下來。
小記事:我不知道馬克有沒有哭,但在我離開的最後一個禮拜五晚上,他的眼睛濕濕的,有一層濕漉漉的水包著他的大眼睛。在最後一天,他的眼角是否有流下眼淚,那種不捨的別離之情,感覺他女朋友幫他擦了眼角。
離別前的擁抱,本來想主動點的,但最後還是被馬克搶先了,扎實的擁抱,有多久我沒有再擁抱,有多久我忘記了擁抱是最好得別離語言,比Good ByeTake Care還好溫暖的肢體語言;更能傳達出離情的不捨。
我在菲律賓,最後一天,雖然並非事事如預期,但我感到很幸運,我可以認識
馬克,我的外國朋友。

八月十六日 Andrew drew pictures


 由於製圖耗了過長的時間,導致睡眠嚴重不足,雖然硬是賴到七點整才起床盥洗。一到學校,我發現沒有特殊理由而送小圖卡感覺有點奇怪,但還是送出二十多個,但送到較熟的老師就會有一種擔心,感覺有點彆扭尷尬,這跟在台灣送卡片的感覺一樣,明明是出於好好意,但內心卻總有一種恐懼,恐聚的是我們可能如此相近,卻有可能因為送禮的笨拙,使得我以為我們很近,但其實很遠的恐懼產生。
我猜想我所做的小卡,對於一些沒有互動的老師可能就是一小張上了色畫有圖案的小圖卡,僅此罷了,就像送來感謝的杯子蛋糕,嚥下甜甜的,但留在嘴裡味道被水一沖就淡了。

八月十五 第四十一天





進入菲律賓到數階段,十五號因為雨勢取消了參訪國家公園的計畫,待在房間一整一天,過著像極了宿舍生活的日子。看看影集、瀏覽臉書、又和葛莉一起打掃房間。
我一直在想,在思考能夠給這裡對我好的老師什麼紀念品,於是決定認真畫三十五個小丑的臉,各個臉都是不同表情。這其實是國中高中時期創造出來的小丑角色,感覺與我有直接關聯的圖案,要不幾筆一揮,畫個小狗小貓也算是出自我手。
邊畫邊想說希望收到的老師能夠有開心喜悅的感覺,就算是一個輕輕的微笑,一個禮貌的謝謝,我都會覺得連續製圖將近四小時會是值得的。

八月十四日 第四十天 Teachers' pay day!!!



上一個分界的零是二十天的時候,而這回,又二十天過了,進入最後倒數階段。
有些是不說不知道,不問也不會了解,我一直以為私立學校的學生天資聰穎,認真向上,畢竟已花了大把的銀子投在私立學費上,但夢莉說這裡的學生因為家裡有錢,就好像認為讀書不大重要一樣(認真的學生還是有),不如公立學校學生努力,不管哪兒都一樣,那是一個翻生的機會,一個改變人生的轉捩點,一個你可能過得幸福快樂生活的關鍵。
第二次吃INASAL,是一家炭火烤肉的連鎖餐館,白飯配烤肉,就是一家有著烤肉香,燈光橙黃,乾淨的連鎖餐廳。這次跟老師們出去感覺比上次Jollibee感覺來的有趣、舒服或者說是自在,原因是都是我認識的老師,而不像上回有我不熟悉的生面孔,再者我一向對過於外向的陌生人感到恐懼,這肯定也是原因之一。
INASAL我點了一個烤布丁,二十九披索,對於那小小一塊,價格偏高,本想好好犒賞自己,但有老師說要吃,換作是之前的我,我可能會尷尬的笑笑然後分著三口吃掉那個小布丁,但這回,用叉子仔細的細分六等分,然後一人一塊,我想這是分享的喜悅,雖然那甜甜的焦糖留在嘴裡的時間並不長。
到了房間,又出去買酒精含量5%的飲料,一點點苦味,但主要仍是像汽水一樣,喝下去不會微暈微醉。配著飲料又大把吃著洋芋薯片,來這裡之後,都會有一種想法,多吃一點又如何。

八月十三日 第三十九天 School exam day



菲律賓志工度假進入最後倒數一週的階段。不由得感歎時間流的太快,快樂歡喜的時間想留都留不住。
今天是學生的月考,多久沒聽到月考這個詞,我想過了國中我們就開始習慣用期中考與期末考來稱月考了。得知這個學校是按著聰明才智來進行班及分配,而我今天待的班級,是八年級的C班,是篩到最後的一群十四十五歲的男孩與女孩。他們真的無所節制,毫無紀律,如果以國中時期,一班三十六人則有五六個調皮搗蛋的同學,那這裡是一班二十初個,卻有超過半數的搗蛋鬼,這秩序控管,紀律要求掌控,則需要嚴苛的老師與嚴謹的鐵律吧。
C班,儘管是月考,互相交談,隨意走動,左顧右盼,左抄右寫,拼拼湊湊完成一份考卷,以英文而言,實得分數只有二三十分(當然有有一個八十多的高分,第二高就是四十分了,雖然成績不代表一切,但題目真的跟課本內容一模一樣),更別提題型設計有二選一動詞單複數變化圈選題,配合題與填充題等有正確答案的題目,有學生竟然交白卷。
又是桌球日,運動運動,儘管我覺得應該無法消耗我今天一時嘴饞餐吃的甜筒、巧克力蛋糕和奶油夾心餅所帶來的高熱量。遇到一隻大蝸牛,馬克把她取名為葛莉,真有趣,我想哪天我的名字也會出現在他的昆蟲朋友中吧,只要他還記得曾經我在菲律賓生活了六週。
晚上都會踏著漆黑,到crossing附近買食物吃,六週真的很快,如果我知道我會很幸運地在這裡會遇到這些人這群新朋友,我想我應該會想延長我的契約時間到八週。和葛莉說找一天去印尼玩找新認識的朋友阿遊玩,成行與否是一回事,但會知道你曾經有個約定。

八月十一日 第三十七天 Visiting Churches-near carriedo station



一早,沒有任何計畫的脅迫,只知道今天要到馬尼拉看沒看計畫上要去尋訪的幾間老教堂。搭上巴士,天氣晴朗萬里無雲,直通通的麥克阿瑟高速公路上,沒有幾台車,路空曠曠的,遠邊的馬路與藍藍的天空縫在一起。
到了5th Ave.路上仍是一堆堆的碎石雨坑洞,可能上星期的雨延遲了鋪路進度,地上是灰灰的沙與碎碎的石頭。
我喜歡一早的馬尼拉,這裡還沒人擠人,捷運上每個人都有位置,至少也有可以抓住或握住的手拉環與柱子。
到了Carriedo站,那裡一出來是擁擠的市集,有很多賣飾品的攤販,有很多賣著
衣服、盜版電影等等。市場的空氣不清新,空氣中飄著人的氣味,是經過太陽曝曬所蒸出來的汗水味,若只看華美的教堂以及色彩鮮艷的市集的一張張照片,你會覺得那些地方真美,讚歎歐洲殖民留下來的華美建築,讚歎這色彩亮麗的當地市場。但經過照片,你看不到乞討的婦人,你看不到裸著上身在廣場上奔跑的男孩,你看不到光溜溜躺在涼椅上的五六歲的孩子,你更看不到一家人睡在地下道出口的駭人景像。
Quiapo church像是一早由牧師帶領禱告,唱唱國歌唱唱詩歌,表達對國家與對神的敬意。今天人很多,很多人近來先用手沾沾水,在對神像微蹲行尊敬禮。白潔神聖的教堂內部,有耶穌的故事畫像做裝飾。
問路就是要問警衛,就是穿白色制服戴帽子,然後配槍配棍子又帶醫藥急救包的警衛。在去第二間拜訪的教堂前,經過地下道,在層層階梯上有些婦女坐著再賣串珠、賣吊飾,然後坐在那兒,然後一天就過了。
San Sebastian church是藍綠色的,又高又大,很雄偉很神聖的感覺。問了教堂裡面打掃伯伯能不能拍照,雖然我不認為他的同意能合理化我拿著相機亂逛亂照,但總比被陌生人蓋住鏡頭,好像我做了不法勾當,進行偷窺隱私的秘密行動,
在這間很有歐洲風味的舊教堂的內部,有兒童詩班的,聖歌的音符在教堂裡環繞環繞。
中國城,算是比城外還來的亂糟糟,垃圾一堆堆在電線杆與街道兩旁,甚至漫出到了路中央。但中國城還是中國城,這裡面的多數人沒有大大深邃的眼睛,沒有長長像簾子般的睫毛;但他們有著細長向上揚的鳳眼,那種在在中國古代繪畫中所出現的細長線條,在迪士尼花木蘭中的中國人眼睛。
Binodo Church 正對馬路的舊教堂因鄰近中國城,看到華裔菲律賓人在教堂裡面禱告, 他們說著福建閩南話,但跟台語又有點不同,唯獨在講「啥米」的時候我聽得懂,知道他們也拉高音調,表示疑惑。很剛好的,我遇到了要結婚或是訂婚的新人,女生們穿著大紅大紫鮮艷的禮服,小男童則穿著淡金色又鑲亮金的中國新年喜氣洋洋的中國服飾,唯獨舉辦訂婚事在一間古老的教堂而不是親戚好友坐在飯店的圓桌,等著一道道都有好聽名字又象徵吉祥的菜肴上桌。
UST 是怎樣的學校?一所以經有四百年歷史的古老私校,沒有幸進入學校參觀,但如果我假裝是其中一個忘記帶學生證的外國學生不知道行不行的通,但這裡的警衛配帶手槍,就算槍法不準,但在面對面的距離射擊,後果則可想而知了──強行進入的後果。
這所歷史悠久老學校,圍牆外在看不出它的悠悠的歷史,黃白色的水泥圍牆,我想那是為了畫定校區所新加上去的吧!在校園圍牆外 有著一堆堆的垃圾小山惡臭撲鼻,蒼蠅蚊蟲亂飛,這是一所學校外。學校外有著小乞丐,有著不少的三輪車司機,有著住在附近矮房的人民,這裡不是大學城,就是一件矗立在大馬路旁的學校罷了。 
回程遇到台灣人,然後多此一舉打了招呼問了話,開始了聽她談它的風光偉業,我不在行和中年人聊天,只能嗯、是喔、對啊等等簡單的回覆,他們總覺得自己懂很多,社會歷練豐富,就來做出評斷,評斷異國,一個他置產,有事業打算過退休生活的國家──菲律賓。

八月十日 第三十六天 SM north edsa and Manila american cemetery



計畫中的先到SM north edsa之後再去探訪馬尼拉美國墓園,兩個地點,一整天就這樣過。
百貨公司賣的衣服鞋子沒有比較便宜,就算打折,身上帶的錢一付出去,就要等著刷現金卡付昂貴的手續費。
(我以為馬克會跟我們一起去今天的行程,不過後來跟他女朋友走了,晃晃去了。有時候我真佩服一個人能跟一個沒感覺的人相處約會,牽牽手,玩親親,換作是我,應該過的快樂自在,因為那是我的生活。)
第二站前往馬尼拉美國紀念墓園,由於地圖的比例尺太小,那支支細細的路都團團黏在一起,沒能清楚的看見,也沒方便的智慧型手機,我只知道到Ayala站,然後附近有吉普尼站,坐一趟就會到美國墓園。
到了那裡,我不知道穿拖鞋的人不能進去,所以印尼的麗莎只好在外頭等,最後也先去了印尼領事館,跟朋友見面。墓園內有好多好多白白的十字架,綠油油的草地還濕漉漉的,是前幾天的豪雨留下的吧。墓園的十字架可能刻有名字的,但因為太遠所以白白一片(每個區域有以英文字母作姓名的分門別類)。
但再最後離開墓園的時候,遇到三個不知道是中國人、台灣人、韓國人還是日本人的觀光客,他們就穿拖鞋,趴踏趴踏的進了墓園。我不相信這裡的警衛具有國籍歧視。
坐計程車前往一開始停留的百貨,我以為是坐到最近的捷運站,沒想到葛莉一開口就要前往百貨公司,那裡不便宜,因為有好多捷運站,最後跳表顯示兩百三十九披索,但司機硬是要收三百披索,如果一個地方的計程車司機都對同是菲律賓人也獅子大開口多收六十披索當作小費,你說他不會跟外國人要更多的小費?

八月九日 第三十五天 At Chowking



停課第三天,這裡因為沒釀成什麼大災,對於平安無恙的學生感覺像是賺到颱風價又延後考試兩個大獎賞,這點跟有時候期待放颱風假的我到是有點相同,當想逃避一些事情的時候。
可以說在國外看影集是一件浪費難得在國外的美好時光,但當你知道往左走的馬尼拉有百分之六十泡在水裡面;往右走的baliuag也同樣遭受洪水之災;更別說往前直行的Malolos市區,應該也躲不掉淹水(聽說只要我住的地方小淹水,那裡肯定淹水),就會覺得躲在房間看看影集畫畫圖寫寫東西是件安全的事。
中午跟馬克和葛莉三人去吃Chowking三人套餐(三百一十九披索),就是白飯、炒飯、炸雞、蝦餅、芝麻球和可樂,這樣出去倒有點像跟朋友聚聚,只不過當我再看別人參加國際志工的計畫時,在一旁的都是不同國家的外國人罷了。
吃完午餐就到了桌球燃燒脂肪的時間,但我想一個多小時的桌球運動,可能也抵不掉中餐的炸雞胸肉,更別說前幾天多吃了幾個的杯子蛋糕。
明天要去馬尼拉美國墓園,去之前應該會先到SM north Edsa,又是一家百貨,只是規模大了點,裡面會有很多加服飾店,會有很多間連鎖速食店,和寫著珍珠奶茶或是茶飲的飲料店,那些在台灣及其普遍的飲料文化,這裡只在週末聚集菲律賓人的百貨商場中才有。
墓園裡有什麼?有很多白白的十字架,很神聖高潔的樣子,就像電影裡面的墓園一樣,乾淨。
希望明天給馬尼拉一個好天氣,一個大晴天。

八月八日 第三十四天 下雨走走

雨落在北菲律賓,直狠狠地落,大大地下著,帶給菲律賓過多過剩的雨量。
八月八號,按捺不住在房間裡看影集畫圖過一天,和葛莉和麗莎到Baliuag的市場逛逛,剛好在市場旁邊也有布拉干省官方網站的旅遊景點──一座教堂以及矗立在馬路中央的大鐘。
沿途上,可以清楚看到這裡也是豪雨影響的地區,一些小巷內的房子,水淹到膝蓋,居民涉水出入,小孩在水中嬉戲,互相潑水玩樂。
傳統市場,這裡讓我聯想小時後逛的市場,這裡的攤子擺著花花綠綠的便宜衣服,上面掛著批印有顯眼運動品牌的棉T和籃球服。市場內,一間間店彼此並排,面對面的店留著三四人可以通過的通道。
速食店,麥當勞。麥當勞這裡有賣著飯餐,一塊無骨炸雞肉加一個飯糰大小的飯,以及配著炸雞肉吃的蘑菇醬。速食文化無所不在,只要是在市區,不怕沒有東西吃。
在跟舊教堂拍照時,那套著簡單的一群小女孩,他們是市區的小乞丐。他們牽著小腳踏車,在雨中玩水,在雨中伸手要錢,在雨中纏著路過的每一個人。
Baluag University是小小間的國立大學,總共三個校區,每個校區內都只有一棟教室大樓,這間大學在沒課的時候是不開放的,一樣有守衛守著。

八月七日 第三十三天


下雨天,是豪大雨天。由於雨勢過大亦或連續不停地下,今天布拉干省停班停課。
對於今天而言,這裡的情況沒有馬尼拉嚴重,雨是下了,雨水刷--刷──的降在這片土地上,不留下任何情面,今天馬尼拉因為這場季風雨死了五十個人,比上周的侵菲的颱風所帶來的災害來的嚴重。
這場雨從昨天傍晚開始下,沒停過,就是大大小小下個不停。這條街水淹腳踝,有些家裡進了水,有些小巷像小河一樣,往大街注入。
因為雨,今天沒有學校,因為雨,要出門都要涉過髒髒的水,那水可能混著垃圾流出來的汁液,那水可能混著貓狗的排泄物,那水可能混著來不及躲進小縫中的蟲屍,那水可能帶著大量的細菌,儘管它清澈,讓你可以看到你十隻腳指頭在水裡面。
因為下雨,沒事做。一早戴安就前往百貨公司,麗莎中午過後前往Walter Mart,而我?我在進行我的紀念品製作計畫,儘管今天只完成了兩件,但明天應該可以速速解決,再多生產個幾個。下午決定前往超市,只為了想在這滂沱大雨中吃一支冰。涉著水,看到幾戶淹水人家,那在轉彎的巷弄內,水淹膝蓋。
在超市內,裡面沒多少人,可能因為大雨澆滅了出門的念頭。而且也因為不停的大雨,超市提前到四點關門。
還記得這裡的新老師只賺七千披索一個月嗎?最多加上bonus也只會到八千,五百披索的正式資格,五百披索的教學優良,而這總共八千,是公立學校老師薪水的一半。
晚上跟著外國人聊天,也只剩哈薩克的戴安跟印尼的麗莎,讓我知道原來東正教跟天主教禱告的方向不一樣,儘管都說阿門。讓我知道激進的穆斯林是不做五次禮拜,儘管他們讀的是同一本可蘭經,不同的穆斯林有自己的文化。那知道普a丁嗎?俄羅斯的現任總統,曾經延長了總統任期,曾經當過總統,曾經是副總統,去年還是總理,今年又被選為總統。你可能不知道,莫斯科居民的憤怒,因為市其他城市的俄羅斯人投給了普丁而不是莫斯科居民。他們的新聞媒體受控於政府,一切安然無恙,儘管街上抗爭與民眾反對聲連連。

雨還在下。希望雨快停,這樣才有晴朗乾淨的藍藍天空,這樣才有時間再去擁擠的馬尼拉,看看剩下來的景點。

八月五日 第三十一天 SM Baliwag



椰子派
一早起床,在這裡竟然發懶連澡都不想洗就跑去睡覺,等著隔天早早上在沖個冷水澡洗淨腦袋,又是精神抖擻的一天。
戴安一早就出發前往馬尼拉,她總有逛不完的商場百貨。想說那西班牙留下的歐式舊教堂對於他們而言應該不怎麼吸引人,因為在她的故鄉有多到數不清的東正教教堂,一樣的精緻典雅。
對於勇闖馬尼拉這件事,連當地人(馬克的大嫂)都說我很勇敢,竟然當作冒險就去馬尼拉晃晃。我從馬克的家人感覺到這裡人的溫暖,今天他們告訴我之後去馬尼拉仍要小心路上的小偷扒手,那裡可是亂糟糟的擁擠城市。馬克哥哥還特別提醒說被包要向前背,如果說馬尼拉是一個對於外國觀光客危險的地方,其時對於當地人仍存在著某些隱藏的危險性。像是馬克的大嫂好像從來沒一個人前往馬尼拉,一定要有人同行結伴而行才去。我覺得我一路上沒遇到麻煩可能是我有著華人臉孔,雖然菲律賓有百分之一的人是華人,同是多數的華人住在馬尼拉,一路上我可能就像是菲律賓華人罷了。(馬克大嫂還說我可假裝是當地的華人,當作是自己人在逛自己家一樣,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也免去危險)

一早約了馬克打桌球,我從來沒對桌球如此瘋狂過,或許在快速的乒乓球來來回回中我發現我喜歡速度。三點多馬克來敲門是打桌球時間,但桌球拍肯定是學生沒還就因此取消了桌球燃燒熱量的下午。接下來的行程是前往 SM Baliwag 計畫買個Jansport包包和隨意逛逛,馬克剛好也要買拖鞋和雨傘。

雨天的百貨公司人很多,或許也同時遇到payment day,今天的SM Mall一嘗擁擠。
雨傘沒打折,一把兩百披索,少了八折,就差了四十元的披索。
這裡有標示著百分之一百純棉的一四九披索的上衣,圖案都沒有喜歡的。
吃麥當勞最便宜的基本套餐七十五披索,這裡麥當勞有自己的標語(love ko’ to)而不是用美國的I’m loving it. 看了麥當勞番茄醬的產地,竟然是飄洋過海來的,那一包包橘黃色的包裝內的紅色甜甜的醬是中國的番茄煮成的。
買了土司和椰子派,椰子派才是重點,是寂寞星球上一直提到的菲律賓甜點,但我竟然第一次才嚐到,餅皮像是蛋塔的餅皮。
買了一件bench衣服 p223說便宜?算是便宜的,顏色是我喜歡的暗紅,沒有鮮紅來的瘋狂鮮艷又熱烈。
逛超市買了芒果乾和像蜜餞的點心,我擔心她上的了回家的飛機但初不了台灣的海關,但經過加工處理加糖醃製,籽還長的了樹嗎?
在百貨公司,除了工作的櫃姐,收錢結帳的收銀員(在SM百貨內是共用的收銀櫃檯,管你是Lee還是大打折扣的棉質T恤,都在那幾個編了號的收銀櫃檯)。

8/05/2012

八月四日 第三十天 Manila Adventure!


自己到馬尼拉並沒想像中困難,只要搭上巴士,四十分鐘就到了。
一路上多少有點興奮,因為這是第一次自己去那擁擠交通亂糟糟的馬尼拉市區,下車地點是5th Ave.那裡跟第一天看起來一樣,大馬路上總擠滿了大卡車,小汽車與吉普尼卡在大車與大車之間,而三輪車則穿梭其中,然後一早開始就喇叭聲不斷。我獨自一人在擁擠的馬尼啦。
第一站是paco park,早早到了離它較近的UN Station,但我剛是看著地圖做確認就花了二三十分鐘之久,果然還是不要依靠不用錢的地圖,應該買個更大比例尺的市區地圖的。在要自己去馬尼拉時早知道拍出來的照片應該都是頭佔照片的一半,背景被頭遮掉一大半的自拍照,但我還是硬是找了我有把握的人幫我照相。第一個是警衛先生,因為他總不可能拿走相機而不顧工作崗位迅速逃離現場,第二個是拿著大單眼相機長的像華人的馬來西亞人,找同為觀光客來互相幫忙是最有把握的。
一早本來晴朗的天氣到了馬尼拉就變了調,開始起風開始飄雨,之後整天都不見太陽高照,儘管這時的台灣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刻。
在去海洋公園的路上,先經過黎剎公園,那距今天二十多天第一次到那,跟今天的呈現很大的對比,今天颳風下雨,菲國國旗因雨都收了起來,整個呈現荒涼黯淡的情景,然後我整個是狼狽地走在紀念公園內,風吹著、雨擋著我向前,也看到不少觀光客因為行程不能改變而選擇在風雨中繼續參觀黎剎公園。到了海洋公園,那裡飄著魚和海的味道,一種魚腥味。花了七百披索買了四個展館的套票,看魚的地方少少繞沒幾個圈子就兜完了,看了企鵝十隻與逛了假雪場景,我無法相信那地方原價要三百披索(兩百四十元)因為我在那裏面待不到三十分鐘。照著套票安排的行程,我去看了水母,在水中飄啊飄啊飄,最後是互動式的企鵝劇場,就是會說話的動畫企鵝。在水族館的紀念品店猶豫要不要買衣服,但最後只買了一個磁鐵作罷(感覺真的要買紀念品來做為到此一遊的證物)儘管非常的不實用。
第三站前往SM City Manila,沿著鐵軌直直走直直走就到了。那裡果真人擠人,儘管很多人都只是逛逛並沒有要購物的感覺,一大堆人作在中庭休息聊天打簡訊用網路(讓我想到花博吃午飯的情景)。我自己也沒要買什麼東西,找不到包包看到衣服卻不知道台灣的價格是多少,深怕以為賺到卻虧錢。在百貨公司內遇到了中國學生,在UST念經融,是第二次用中文跟人面對面說話,竟然有點生疏。
最後一拖再拖,拖到六點多才趕去搭捷運再轉巴士,五六點的捷運站人擠人像沙丁魚一樣,飄雨的晚間六點多向是颱風來襲的夜晚,沒有路燈更顯得坐車的路危險萬分。
我以為一路上不用靠問路就可以完成今天的每一項行程,但事實上除了走直直馬路就可以到達的水族館和沿著捷運鐵軌可以找到的百貨公司之外,幾乎每個地方我都問了路人,就連要上車與下車的地方都還再三作了確認。可以說我是個小心謹慎的人也可以說功課做不齊就隻身前往陌生的城市。


一個人走在街上,說這是一個人的背包客旅行。當仰望灰濛濛的天空,那雨直直落下,八月四號我人在馬尼拉。
路邊攤子在這裡似乎到處都有,像小市場一樣,只是攤子擺在大馬路旁,商品賣給路過的上班族與在街上逗留的學生。攤子上擺著是現炸的雞肉串、剛炒起來的蒜味花生酥、一顆顆糖果一包包餅乾以及有人架在肩上賣著的豆花。馬尼拉的大馬路的有大城市的氣勢,但當瞥過路邊水溝以及電線桿旁,那一堆堆漫出的垃圾堆,就知道在健康課本內強調不亂丟垃圾維護環境清潔,美術作業畫關於回收愛地球的作品,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但想想台灣也這樣一路走來,我們被教導說要做好資源回收,政府曾經實施垃圾不落地的政策(儘管有時候仍會在觀光景點看到垃圾滿天飛),我們曾經大量使用保利龍大量使用塑膠袋(現在塑膠袋的使用也很頻繁),因此我在菲律賓看到的不是襯托台灣的進步,而是發現台灣與這個菲律賓都有相似的地方且都必須做改善。
步行,是我這次馬尼拉的主要部分。一方面我還不確定搭上吉普尼能不能順利到達我的目的地,另一方面我無法鼓起勇氣上一台我不知道要開往哪裡的吉普尼,人果然多人聚在一起會多幾分勇氣與膽識,儘管聚在一起的人也對所見不也很瞭解。
走在馬尼拉街上,街道旁多停滿等著載客的三輪車,聚集不少三輪車司機。街道兩旁也有正在建的房子,多是木板與鋼筋水泥,野貓隨地晃晃,簡直是一座貓城。速食店內燈光明亮,冷氣放送,是停下歇腳與看地圖的好地方,不是說在街頭上看地圖是件多麼危險部安全的事,只是多一分謹慎小心,換來的不就是安全。而且地圖就該攤開在桌上看才有一種身處異地的感覺,儘管我所在的地方不就只是地圖一小角罷了。
街道旁的自助餐,在去paco park的路上有一間學院(中學),學校附近旁也有自助餐店,自助餐店外擺了滿滿的菜與肉,視線掃過去,有烤的雞肉豬肉,有炸的雞肉豬肉,也有滷的豬肉以及燉的青菜(有加牛奶那種),別以為滿滿的菜餚任君挑選,三樣肉菜配白飯到了這裡仍是一樣肉菜配白飯,是這裡的飲食習慣。
SM City Manila連鎖百貨公司,裡面到處都是連鎖店,有國際連鎖的素食餐飲、星巴克、必勝客也有當地連鎖的飲料店與速食店和中國餐館,以及高價位的異國料理像是日本韓國義大利菜等等。這些東西價格跟台灣賣的差不多。一份麥當勞大麥克也一百三十左右,一杯星巴克小杯拿鐵八十八元台幣,跟九十元也差不了多少,這些看似正常價格的餐飲店,對當地人而言卻談不上平價消費(老時說對我也不是平價消費)。如果當一個新進老師一個月只能賺到七千披索,這些餐飲開銷並不便宜。更別說駐在百貨公司內的美國品牌服飾,一件棉質上衣就是一千披索起跳,那兩千多披索的牛仔褲?我無法想像,雖然我認為牛仔褲一千多塊兩千元是正常價格,雖然我不滿它對我而言還是這麼貴。
LRT上,六點多去搭捷運真不是好選擇,天色漸暗飄著雨然後人擠人。之前有提過在菲律賓到哪裡都要檢查包包,這點我已經習慣了,進到公眾場合倒背背包拉開拉鍊已經變成習慣的自然反應,但我我沒提到的是,因為要檢查到每個人的包包,所以很多地方的入口都被封起來,只留一個通道(如果有多個入口,仍是大排長龍,代表有多個保全守著多個門),但捷運站就很不一樣,直接拉起鐵門,不開放就是不開放。那人多怎麼辦?就按著前面人的腳步,排隊上樓梯排隊出捷運站。

一個人到馬尼拉,我做到了,但這還不是我的極限。馬尼拉還有幾處想去的景點沒逛,在三天就好。

八月三日 第二十九天


計畫教中文,但這幾天卻什麼也沒教到,一方面是馬克在教學時間掌控上需要加強,另一方面是學生時在太無紀律課程跟本無法正常進行。
今天課程一樣三點結束,之後投了幾次籃球完全沒有青春活躍想追著球跑的衝動,之後又到辦公室待著,在那裏頭再次確認網馬尼拉的巴士路線,在那裏頭看著地圖想著自己到異地大城市裡閒晃,規劃簡單的路線,簡單的旅遊景點。我發現我自己的壞習慣,當我不知道作甚麼的時候我就會待著,呆坐在那邊,儘管手邊做點小雜事,但腦袋卻停止思考。三點到六點是今天最尷尬的時段,第一我若回到房間那裡空無一人,沒人說話;第二待在學校卻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儘管這裡的老師跟我年紀相仿,但有工作的老師和大學生的生活確實有差異。晚上跟著其他老師們到了傑利蜜蜂吃了速食當晚餐。在去的路上,老師問我說覺得菲律賓怎麼樣,我說很有趣,之後反問,他說:It’s more fun in Philippines! 像是廣告詞一樣的標語。我只能說出很有趣,因為我無其他旅行經驗可以相比較,這裡算是我的第一站,一切新的體驗,一切新穎的人事物映入眼簾,當然對於我而言這裡是有趣的。
跟著老師們去吃傑利蜜蜂,點了一個大牛肉漢堡CHAMPp136一盃小可樂和比麥當勞小薯還要小的薯條),在吃的過程中,理所當然他們說著我聽不懂的菲律賓話,他們對著我開玩笑,然後因為不懂所以無法回覆,只能笑笑的回覆。

八月二日 第二十八天


本來計畫的馬尼拉一日觀光客因為颱風和低氣壓所帶來的強烈雨勢以及過於豐沛的雨量,馬尼拉多所學校停止上課,馬尼拉市區據新聞報導所說淹水嚴重,需要四到五天馬尼拉才能將地上積水與水溝滿出來的汙水全部都排掉,那些水可能會沿著長長的河流流進馬尼拉灣。
菲律賓大學生,十七歲,懵懵懂懂的年紀,就選擇了科系同時也選擇了未來。十七歲就知道未來嗎?能夠成熟能獨當一面做選擇?但看看十七歲的男孩女孩,他們的眼中仍透露的對世界的天真,他們的臉龐仍有小孩子的影子,那樣的青春該闖蕩的歲月,正在摸索未來的關鍵時刻卻只有短短四年的中學生活(連台灣六年中學生活有人也能以後悔莫及,懊悔萬分收場),會不會因為國家給學生的思考與抉擇的時間太短,造成很多學生做錯了選擇,本該是作家的人卻成了律師,而要救人的醫生卻成了科技新貴。

8/02/2012

八月一日 第二十七天 Friends


來菲律賓前,我從沒想過會與這裡的老師變成某種意義上的朋友,至於某種意義是指我只在這裡待六週,我希望這樣的友情可以慢慢培養然後持續下去,但時間卻不允許。在高中有三年培養所謂的好朋友;大學有四年可以尋得一生的朋友,但這裡?我確只有有限的六週。這六星期我闖進了當地人的生活,然而過了六星期後,我又將退出他們的生活,活在他們的記憶中,在他們記憶中或許影像清晰也或許只剩下模糊線條,我不確定,也不打包票,因為作為我,我知道我很難拍胸脯保證任何一件事情,儘管我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我還是會因那百分之十而卻步。
我在這裡遇見人情的溫暖,我在這裡生活簡單,有時候有點無聊,但這就是生命,不是? (just a little bit bored, but that’s life, isn’t it.)

七月三十一日 生活

鐵板燒小店

生活
對我而言,與人交往相處是我這次旅行的一大部分。雖然在大家都講菲律賓話時,我會習慣性的看著說話的人已表示尊敬,儘管我聽不懂。
我已經習慣跟著年紀與我相仿的馬克在學校裡穿梭徘徊,這位剛從大學畢業,才當兩個月的老師我是怎麼看他的。你說老師該有一定的成熟穩重,他有,跟二十歲的我相比,在想法上有思考實際面,但身為一個二十一歲的他,他給一隻蟑螂起了名字──Ms. Lisa(剛好就是印尼實習生的名字),我們能為這件事情發笑,這種相處讓我覺得我們都還只是學生,儘管已經步入人生的二十歲。這個年輕人在想甚麼?他有著一個他不再愛的女朋友,只因為怕分手後會造成傷心難過眼淚潰堤而選擇讓女朋友等著發現He is not the one. 知道用黑色物體假扮蟲子的伎倆嗎?他用了黑色夾子來當作蟑螂放在我腿上,這樣的舉動讓我知道為生活打拼出社會的人或許也仍保有一顆赤子心。
對於我而言,自己一個人吃飯是件再平常不過的事,儘管這件事在我生命中仍有一段掙扎期,當你發現有吃飯有伴是感到人間溫暖的事,由其是在國外一人的時候,就會覺得能與人相處的感覺很好。今晚吃晚餐能因為找錯錢而進到小店裡面詢問,雖然只是五披索,雖然買不起養樂多,但對於我而言,這是一間店對於顧客的重視,雖然事後發現是我自己的疏忽(晃神把extra rice 聽成extra egg)加上我自己的壞習慣有時候聽人說話只聽一前半部,總之是一場誤會。店家的態度不會讓你覺得他沒找錯錢而義正嚴詞,老闆反而拿出最後結帳的單子跟我確認,雖然是手寫的單子,你可以知道這家鐵板燒小吃店做事是有根據的、有一套規則存在的。
談談中學生,不諱言的說,這裡的中學生缺乏該有的紀律,與尊重師長(儘管我自己有時候也不吃這套),你可能無法相信一堂課內學生可以打鬧嬉戲、可以無止盡的閒話家常、可以任意換位子、可以坐在地上聽課、可以隨意走動只要自己喜歡。那問問我的國中生活?搗蛋的學生也是有,但他們怕老師使的眼色,怕老師嘴角往下一彎,怕老師突然沉默不語,因為他們知道那是暴雨前的寧靜。如果說這裡崇尚自由學習,圖書館內自發向上查資料,那自由是從美國教育中學習來的,那我推崇。但這裡的學生說:晚上不就做作業,放鬆放鬆。對於某些學生則是留在學校來個球類運動(我滿喜歡這部分的)。

這裡的老師充滿活力,因為以年齡來看,大多數都還不到三十歲甚至有二十出頭的,你說他們有成年人的成熟穩重?我不敢說,但他們確實是在社會中那為生活打拼的人。如果在學生時代能大膽作夢,那出社會不會被生活的枷鎖給綑綁,由其是對於這裡的老師而言。一個月賺個七八千披索,扣掉生活所需,是要多久才能買得起一台豐田汽車,是要存多長的時間能獨立生活買一間自己的房子。老師上課休息時間備課,下班也備課,當然也不是如此戰戰兢兢,休息時間老師們也聊天,老師們也聽音樂,老師們也學會放鬆。我無法明確了解老師對於學生的角色重要程度到底是多少,因為如果以課堂上鬧哄哄的情形來看,就算老師教的在好,只要個性溫柔些,聲音不夠宏亮,一堂課是很難照計畫進行的。

七月二十八,二十九日 第二十三,二十四天 Malolos City

Barasoain Church

早上排球流汗燃燒卡路里這件事就不提了,稀鬆平常。中午期間跟學生玩拼字遊戲,腦袋內竟然都是一些在簡單不過的單字,像是貓狗之類一個音節的字。下午四點多五點前往Malolos city去看這裡的老教堂。
前往malolos一樣搭著這裡的特有的吉普尼,三十分鐘的車程就像從桃園的家搭151前往桃園市區一樣,只是在市中心的大馬路上奔馳的是小台的吉普車。市中心與我所在的Plalidel差別就差在馬路大的很有市中心該有的氣勢。不過過了寬直的大馬路後,又是一小段的鄉間小路,那種沒紅綠燈,小街緊鄰農田與房子的小馬路。(第一間棕色教堂)Barasoain Church座落於人不多的地方,周圍不是圓環圍繞,條條馬路的交會的點。到了教堂的時間點,剛好是最後唱國歌和唱詩歌的時間點,國歌?這裡唱國歌會把右手放在左胸膛上,代表對於國家的尊敬,當國歌響起,這些有些開車前來,有些步行而來的居民,在六點鐘這時刻,跟著大家一起唱國歌,一起歌頌神,我不知道強烈宗教信仰所帶來的力量,但在唱國歌時,那齊聲迴盪在老教堂的大廳,我想是對於一個國家的認同而放生唱國歌罷。不過最後為了趕在另外一間老教堂關門前,就沒有將「典禮」看到最後。噢!對了,這天也是第一次嘗試對於長輩尊敬的特有手勢,我牽起教宗的手在自己的額頭上輕碰一下,跟著當地人一起做以表示對於長者的尊敬,第一次表示尊敬倒是有點生疏,但卻有種「當地」的感覺儘管自己並不是天主教的信徒。第二間的教堂Basilica Minore de Immaculada Concepcion為於public market的旁邊,相較於Barasoain Church,這裡的人更多更熱鬧,可能也為於大馬路相交的地方,馬路圍繞的地區。這間教堂就沒再進到裡頭晃晃拍照,說起來還滿可惜的,因為是那樣金碧輝煌,充滿神聖的氛圍。
如果這世界上真有神的存在,祂能否聽到這裡人民的禱告,祂能否看見這裡的人民仍在為生活掙扎。
地區市場,就有點像台灣的夜市與市場的混合,只是這裡的夜晚沒有甚麼燈光,這熱鬧的夜晚是靠著燒紅的炭火與霓虹燈的螢光燈。市場裡頭有一攤攤的路邊碳烤食物,有一攤攤的水果蔬菜攤販,攤子有賣便宜鞋子的,也有賣著低價衣服飾品的。這裡的夜晚黑的令人無法想像,這裡的人能步行於黑夜之中,走在黑夜中探索摸黑的路,如果黑夜是困境,那在黑夜中行走的人是不是就代表著菲律賓呢?
回到Plaridel,到了馬克家,遇到了他的家人們,真是個大家庭,一家八人,其中還加上大哥新婚的老婆。對於一晚遇到這麼多人,鬧哄哄的除了在碧瑤市之外,就是這禮拜六與日借住一晚的家了。借住一晚其實並不在計畫中,不過可能因為我是自己隻身一人,住在一間四方形大的房間,馬克就邀我住在他家一晚,遠離孤獨一夜。馬克的爸爸很興奮,猜想可能是酒精作祟的關係,特別熱情與健談,儘管我們幾乎是用單字在對話而不是整個句子,這裡熱鬧的空氣中瀰漫著歡樂與笑聲,那是一個人的房間所沒有的,我不敢說這裡的人都過著精神富足的生活儘管生活沒想像中的富裕,薪水沒認知中的高,畢竟我不敢說在路上討生活的三輪車司機過的精神富足,更別說那赤裸上身的乞討男孩。
叨擾人家的一晚,睡在馬克的床墊上,馬克睡在沙發上。
那樣的夜晚,外頭小巷的車子來來回回,唰──過去一輛一輛的三輪車與摩托車。
如果一趟遠行除了能讓你看見新事物,更珍貴的是與人的邂逅。邂逅不是因為短暫而美好,是因真誠相待能牢記心中而感到美好。

七月二十七日 第二十二天


這禮拜過的很輕鬆,所謂的中文教學也沒教到幾堂,感覺只要他們記起來打招呼就很不錯了。
老實說這裡的上課方式根本毫無紀律,學生上課可以胡亂走動,學生可以跟老師直接對話(任何時間只要學生想),學生是這學校的王。不過下課後的學生在過剩的精力後仍有可愛的一面。最讓我好奇的是我竟然無法跟其中一位學生正常交談儘管他一直對我展現他的熱情好客,但他說的英文讓我覺得他在講菲律賓話,我想他說不定就真的跟我說菲律賓話。
在這裡都想著出去外頭看看,有時候真想下午三點直接搭上一台前往馬尼拉的巴士上,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到馬尼拉逛逛,可以看看公園、可以逛逛商場百貨公司、可以在博物館裡頭晃晃倒也不錯。
今天得知其他三位實習生要到菲律賓的渡假勝地過接下來的兩個禮拜,然後我就想如果是我,我可不可以去,想想我帶的錢應該夠我過一週度假生活,只要我不住高級飯店,餐餐講究的話,我想這是可行的。但自己一個人度假多無趣,無趣的是你在度假勝地隨便找個當地人說話也很奇怪,就像在台灣坐在麥當勞,突然跟你右手邊的陌生人談心一樣;無趣的是自己一個人無法同時顧好行李又照好相,多不盡興。
明天要到布拉干省的市中心-Malolos city,那裡有古老的教堂,那裡有博物館,儘管博物館成列的可能是宗教文物,那些我可能毫無概念也無興趣的東西,不過總比待在房間獨自一人發愣來的好。

七月二十六日 第二十一天


一整天的體育課,其中只有一堂為了學校的攝影教了一下數字月份日期跟星期。錄影時段,本來瘋狂吵鬧的鐘學生竟然變成一隻隻綿羊,全力配合錄影並且作出完美的回應,像是上進心很強的學生。
體育課跟著中學生一起上,打排球但由於學生們好像並不很在行打排球,流的汗是被太陽曬出來的;打桌球倒是件盡興的事,剛好遇到很會玩的學生,似乎我自己也有一點天份吧,畢竟我一年中打不到兩次桌球。當然也跟學生聊天,這理有學生在玩小滑板,用手指當腳,用桌子當地面的手指技巧遊戲,他能前跳前翻旋轉滑板,一切只靠兩支靈活的手指頭,還有學生竟然用菲律賓文和我溝通(英文可能不太好),加上英文有著過於重的腔調,已經超出一般菲律賓人尾音拉長的習慣了。
今天用網路時順便規劃了一下馬尼拉參觀之旅,當馬尼拉觀光客這件事尚未結束呢,順利的話從這週開始應該都會去馬尼拉一次吧,對於要乘船坐飛機才會到的觀光景點都要加上住宿與伙食費,應該負擔的起,但是就怕沒人要一同遊,畢竟一天總共一千多披索的花費也不便宜。
不過目前規劃的馬尼拉主要是參觀UST(西班牙留下來的大學)、一間中國廟(其實可以略過不看)、博物館以及PACO公園(西班牙墓園),花費大概入場的門票費,再加上午餐錢,頂多再多點填肚子的點心費。

7/26/2012

七月二十五日 第二十天

很像KFC的雞米花路邊攤食物 五披索
二十天!感覺煩是碰到零或五的數字總有一種里程碑的感覺。這天是我在菲律賓第二十天的生活,平平凡凡,去過了一趟馬尼拉,去過了碧瑤市,去了幾間SM Mall,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學校上面,跟著老師與學生互動(這就是計劃的主要內容)。
這第二十天,其實只是我第八天的上課日,我卻已經習慣學校的作息,每天早早就寢,早早起床,過著健康異常的規律生活。 
拜電視劇所賜,這裡的學生似乎對於中文有點憧憬,儘管在我教發音和一些簡單的詞彙時仍是鬧哄哄的。這裡的學生喜歡叫我寫他們的中文名字在簿子空白頁上(他們用來抄上課筆記的作業本),也叫我寫名字在他們細嫩的皮膚上,一筆一畫,慢慢地把方方正正的中文字寫在手背上。儘管他不知道正確的發音,但在他們的大眼睛中閃爍的是好奇心。
在學校,我完全沒想到還有機會重拾國中時的重任,儘管今天只是幫忙切割圓圈,但這兒的教室布置是老師的負責項目。之後一樣打了排球,也順便消耗過多的卡路里,這學校的場地比一般還小(最邊界還跟鐵門相切,場地並不是完整的長方形),網子比女網還低,也因此一場的速度非常快,發球一輕拍都有可能出界失分,但這裡的學生倒玩得不亦樂乎!
結束後到了體驗當地路邊攤的生活,若不是有馬克帶,我想我頂多跑到麵包店偶爾買買點心蛋糕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今天吃了這裡的兩串小炸雞,炸好的小炸雞擺在攤子上,一串五披索,一旁有一灌促與辣炸好的小炸雞擺在攤子上,一串五披索,一旁有一灌醋與辣椒醬油脂所製成的醬汁,酸酸甜甜鹹鹹,讓單調的麵粉皮多一點層次的口感(有點像肯德雞的雞米花)。之後又嚐了這裡的點心蛋糕,一小塊長方型的蛋糕才二披索,很像有塑膠包裝的雞蛋糕。另外一種則像是糖果,縮小濃縮的棉花糖,一咬鬆鬆的口感,還在嘴裡感覺有棉花糖慢慢話開在舌間的甜膩感。最後一樣是bulot(像是鴨仔蛋但使用雞蛋來製作),一顆小小的蛋內有半孵化的小雞,那鵝黃的蛋黃還在,蛋白卻已經是初步成形的小雞,五臟俱全。蛋黃吃起來就是蛋黃的味道,倒是小雞的部分吃起來很像血,沒有肉的感覺,如果要我在吃一次我只會吃蛋黃,而小雞部分應該就會跳過。
嘗試路邊攤?我到沒覺得有異狀,跟著當地人一起做一起吃,拉一拉肚子也無妨,畢竟也準備了不少防瀉的藥(不過沒拉肚子)。

七月二十四日 吃吃吃


我以為來到菲律賓會是瘦身的開始,但其實不是,我一整天可以吃很多東西,像今早吃了兩個包裝的小蛋糕還加了一個炸春捲,午餐前硬是吃了一支冰淇淋,儘管今天天氣並沒熱到需要吃冰解熱的,午餐照正常一樣,雞腿肉配飯,到了下午去了市場附近的麵包店又買了兩個小蛋糕(巧克力和椰子口味,才10披索),晚上去超市又多買了一支十三披索的巧克力雪糕,這裡真的太多巧克力的點心了,儘管不是高級香濃的瑞士巧克力或是法國松露巧克力,但這些確實足以滿足我一時的嘴饞。
整天跟整同一個老師,其時還滿有趣的,你可以聊天,你可以感覺到在異地當地人的溫暖與熱情。因為有當地人而你會嘗試坐在路邊小攤裡聊天,因為有當地人你會敢嘗試吃這裡的當地食物。
菲律賓不是個已開發國家,而我所在有不是在馬尼拉市中心,這裡的人可能在路邊赤腳走路,這裡的人可能隨時一呸,一團痰就這樣與地板撞擊,這裡的吉普尼司機可能在夜晚開車開到尿急,而臨時停車對著賺錢工具的輪胎就撒起尿來。這裡夜晚沒幾盞路燈,好長一大段路都籠在夜的紗裡,沒有燈點亮這裡的夜晚,只有零星經過的吉普尼車燈和三輪車的大燈為這黑夜點了幾點光。

人:
馬克,今天分我喝了當地我一直以為是檸檬紅茶的飲料,雖然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是什麼,但飲料內伴著果凍。也嚐了這裡的豬血,酸酸的味道,吃下去也沒到愛上這樣的口感,這裡的豬血是液狀,要拌著白飯吃。
葛莉,今晚一起步行到Walter Mart,不到十分鐘的路程,葛莉竟然想坐及三輪車去,三輪車一個人一趟10披索,在這裡你可以買兩小包洋芋片,你可以買兩個有口味的小杯子蛋糕,你可以多貼兩披索買兩個白麵包用來夾果醬吃,多貼三披索能買一支巧克力雪糕。

七月二十三日


一早學校辦了個選舉,老時說儘管聽過說明,我還是不知道這次的選舉要作什麼。早上又因雨勢而取消了我們的早餐,我是覺得就算不把早餐送來房間在學校吃也無妨,但取消了就取消了。總之吃了兩根香蕉又前進合作社拿了麵包夾蛋來當作早餐(我應該是少數參加國際志工計畫後還變胖的人吧)。
早上被告知我換了老師,換成馬克,他人真的很好。但我還是搞不清楚狀況未甚麼換了老師,因為其他人跟著的老師都是固定兩週,而我卻出乎意料之外,換了時間表。
我作為這計畫的參予者,不外乎希望能讓他們多了解台灣這個地方,因為我住的地方離他們不只有兩小時的距離,但他們卻不知道台灣人說著是中文(Mandarin Chinese),不知道台灣人其實已經過了錢淹腳目的時代,不知道台灣的首都在亞洲綠能城市排名位居前五名;反觀台灣,我們瞭解菲律賓這個地方有多少?這個地方有著被奴役的歷史,西班牙人占領菲律賓超過三百年,留下斷崖殘壁是歷史不可抹去的疤痕,美國殖民後留下大量西方速食文化,而現在的菲律賓,賺著微薄的收入,一個曾經強盛的亞洲大國,如今路邊仍有乞討的小孩,仍有無所事事的無業遊民,仍有一些望著天空無助的無奈人民。
今天拿起鉛筆畫了一台三輪車,畫了一台賓士,慶幸自己能夠畫畫,儘管底子不深,開心的是筆對於我而言並非只是書寫工具。有錢人能夠開著經典賓士,就像這間學校的老闆一樣,他們家有許多巨砲型的照相機,雖然我不懂相機,但看到那長長的鏡頭也知道各各要價不斐,而這裡的老師中午沒有供餐,這裡的老師兩人共用一張桌子,這裡的老師有課要上有會要開有生活要過,這裡的老師賺著少少的錢,卻做著對於國家未來棟樑重要的工作。
我來到菲律賓用英文交談似乎覺得理所當然,儘管有時候我很難表達我想講的話,儘管當我聽不懂腔調過重的英文時選擇頻頻點頭(對於這裡老闆跟我說話我就是如此,而且他的鬍子蓋住整張嘴,封鎖了讀唇語的可能性,加上面無表情完全不知道他到底高不高興),但仔細想想,為甚麼這裡的英文競爭力沒有帶領整個國家前往更進步的發展之路,這裡的中學生能夠用英文交談,能用英文開玩笑,儘管有時候仍會愣住希望有人能將菲律賓話翻譯成英文。我想想我在國中年紀時,可能無法通順的交談,只能傻傻以笑容回覆吧。
我還是無法習慣下午三點以後的生活,三點以後多是跟當地人聊天,實在不想跟電腦相處三四個小時,只為了用臉書跟通信,我也不想去逛超市,因為錢應該不是花在買點心糖果餅乾上(學校已經有提供點心飲料)。
有時候我覺得我像寓言故事中的蝙蝠,我有著黃皮膚深棕色眼睛,但我卻不是菲律賓人,跟俄羅斯都有著較進步的生活水準,但我卻不說俄羅斯話,更別說有著金髮白皮膚了。我,不就一直在尋找歸屬感,這點我到哪都沒變,似乎能就是血液內已寫好的基因密碼,不虞改變。

七月二十二日 學校創辦人生日


菲律賓的雨真不是蓋的,一早開始下下下,忽大忽小,水淹到腳踝。
一早十點就準備好參加生日會,不過我真的不知道只要十一點半之後出席吃中餐就好。總之我早早跟著葛莉十點半左右到了學校,在學校又開始徘徊晃晃,走走聊聊,並且期待看到一整隻烤乳豬。
十一點半開始,由牧師領著全體參加者進行禱告,並且由學生當合唱團帶著大家唱詩歌,電影裡面教堂唱的那種聖歌。由典禮開始,一切都是菲律賓話,雖然不聾,但卻像個聾子,怎麼聽也聽不懂,不過到是有點新奇,對於不信教的我,跟宗教的連結不過就進去廟宇燒香拜拜求平安罷了,聖歌飄揚,讓整個氛圍多了一點莊嚴與神聖,同時又有點像祈福儀式,可能希望能帶給在場參加典禮的人一點好運與平安。總之對於我這個宗教信仰部強烈的人,是一種不同的生命體驗。
開場有個年紀小小的男孩唱了One direction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他隨著音樂擺動身體,架勢十足,完全不生疏,重點他記起了整首歌的歌詞,想想在那不到六歲的年紀,連記首中文歌的歌詞都困難重重,更何況是異國歌曲。
吃中飯我們幾個外國人和學生老師分開吃,我們不是排隊夾菜夾點心,是坐在直接有菜餚擺著的長桌吃飯(跟著創辦人朋友舊識一樣的待遇,儘管我認為創辦人今天是第一次看到我)。說到創辦人,今天還問說為甚麼我爸媽會讓我自己一個人來菲律賓,她確實認為我的年紀不到十八歲。
中午吃的有牛奶燉蔬菜丁、牛奶拌雞肉、炸春捲、烤乳豬(今天就等著看全豬但還是沒看到),一開始覺得豬肉吃起來和雞肉很像,黛安也這麼認為,但事後發現那是乳豬後有點驚訝和緊張,因為一個印尼人麗莎好像不小心吃了一口烤乳豬,然後麗莎是一名伊斯蘭教徒。但就先擱在吧一旁放著吧,畢竟豬也不是多麼不堪的生物,同是為了阿拉也為了麗莎,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說好了。
生日會結束後跟著MarkSM Mall BALIWAG買他想的新皮鞋和原子筆(百樂擦擦筆77peso我覺得有點小貴)而我則是想買個山竹(一樣沒買到,應該不是季節吧)榴槤(一顆五百披索算一算也要四百元,沒冰箱而且其他人有可能不吃所以打消買意)以及灑在飯上的調味粉(一樣沒買到),倒是花了兩百多披索買了四棵芒果加上兩包杯子蛋糕,如果沒嘴饞吃掉那是要帶回家吃的。噢,對了,珍珠奶茶整個很沒台灣的味道儘管標題就用繁體字寫著珍珠奶茶,就是奶茶水加珍珠,而且賣的又貴小杯(比一般台灣認知的小杯還小,只比紙杯大一些,要價三十五披索,所以是二十八元)但是可以要求少糖少冰(less sugar and less ice)。
我想如果在菲律賓開一家茶飲店,大杯只賣二十五至四十披索,肯定賺錢。一大杯可樂為二十五披索,麥當勞大杯size
原來菲律賓教育政策有變,在現在教育政策實行前,念完四年中學就可以念大學,這就是為甚麼這裡的老師有些才二十一歲,不過之後就跟台灣一樣了國高中加一加總共六年,只是國中四年高中兩年。
去跟我逛商場的馬克說他其實不想當老師,應家人期待而成了老師,而他哥哥不想當護士卻在當護士,為了生活現實一點兒都不美麗。
這裡的學生在下雨天走去Walter Mart,在雨中「涉水」說笑,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去超市一起在雨中玩,不知道是不是我是第一個來這裡的男生外國人,還是我還滿常遇到他們,滿常說話,滿常聊天,還一起玩桌球和排球。

七月二十一日 雨季


public market 附近

菲律賓的雨季從六月到九月,而我是七八月待在菲律賓,理所當然我是在雨最豐沛的時候。
雨轟轟的下,一陣一陣的,一次比一次大,像是狂風暴雨。我一向討厭穿雨衣,穿拖鞋踏水,但我今天套上黃色輕便雨衣,穿上拖鞋踏水,在布拉干省Plaridel的小巷內徘徊。
一早送早餐的老師沒來,可能假日都沒早餐供應吧,幸好昨天在超市買了小餐包,用瑞士刀小心翼翼地劃開麵包在夾上蜂蜜,這麼稀鬆平常不時讓我感覺我還住在學校宿舍。早上想說中學生要練習排球,就順便去看看,也跟著明天要上台表演的學生聊天(當想遠離電腦時,唯一的事情就是找當地人聊天)。我不知道其他像我一樣的外國人敢不敢嘗試小店食物,一早就跟著兩兩三三的學生到了小攤子坐下吃巧克力粥,來後又吃了Turon,整個很像把點心當早餐吃。
打排球,這裡的網是臨時綁上的,儘管是私立學校,學校的運動空間還是有限,你可能無法想像籃球、排球和羽毛球共享同一個球場,彼此的球場界線以不同顏色來區分。這裡用的排球,不是勤著練習就是使用過度,那光亮的球表面不再,磨破的球皮裡面透著吸水的材質,很難想像一顆球可以越打越重,隨著雨勢的增加而增加。但這裡的學生看到球尖叫,砰一聲傳球後的歡呼,那喜悅不是輸贏的喜悅,是建立在簡單傳球後的高興,那過網後的興奮心情。
這裡的學生人好,除了陪我吃早餐外還打算跟我一起想想在星期六的早上可以做些什麼。本來要到馬洛洛市區去看老舊的教堂,但偏偏要乘的集普尼發不動,說是故障壞掉了,之後只好前往超市,附近唯一可以逛的去處(如果堅持要有冷氣的話),在那買了第一份肯德基,一個小漢堡(圖片上明明麵包上蓋有一片起司,實際上卻少了那一片起司)加一小杯可樂,五十披索,就像台灣711的早餐搭配一樣。
下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待在房間聊聊等著下午四點出發到SM Mall BALIWAG。那裡是出小巷然後向右直線前進,經過傳統市場,越過小溪,穿過田野鄉村,來到了商場,這裡只有商場,一棟不矗立在商業中心的商場。
SM Mall內燈光明亮,商場內的人有人吃著一份要價一百八的百貨公司的商業午晚餐,也有許多人選擇到連鎖速食餐館內用餐,這裡與外頭的世界呈現對比,這裡的人熙熙攘攘,但沒有絡繹不絕的喇叭聲,這裡的人穿著整潔乾淨,提著大包小包超商裡的生鮮食品,有魚有肉有蔬菜水果。